語言本能:探索人類語言進化的奧秘(最新中文修訂版) (Kobo eBook)

語言本能:探索人類語言進化的奧秘(最新中文修訂版) Cover Image
$9.83
Available Now

Description


探索人類語言進化的奧秘
人類會說話,就像蜘蛛結網一樣,是與生俱來的本能?
這是認識語言科學必讀的經典著作,也是所有使用語言的人都應該看的書。
史迪芬.平克是舉世聞名的認知科學家暨心理語言學家。
本書強調:語言是大腦先天存在的配備,如同蜘蛛天生就會結網;語言學習是語言本能的結果,而不是原因。透過日常生活中的有趣例子,平克探究了語言的所有問題:包括語言的運作、計算、改變、演化、嬰兒如何牙牙學語、普遍語法的存在證據、洋涇濱語言的演變,以及語言藍圖的主宰性……。
或許有一天,生物技術真的能夠找到存於腦海裡的文法基因、語言基因。
-世界語言學與心智科學的領導人物,重量級暢銷科普作者!
-大膽立論並具備正確的科學知識,豐富精采的敘事風格持續暢銷二十年!
-曾志朗、王士元教授專文推薦。

得獎紀錄
美國心理協會 基礎科學獎(William James Book Prize)、美國語言學學會 書卷獎(Linguistics, Language and the Public Award)
《新科學人》二十世紀百大科學好書、《紐約時報書評》年度好書、《倫敦泰晤士報》、《波士頓環球報》等八家報紙年度十大好書

名人推薦
非常有價值的書,資料非常豐富,也寫得非常好。──喬姆斯基(Noam Chomsky),語言學大師
由真正的專家所寫關於語言的書,可讀性非常高。平克非常技巧地把每個人都想知道的語言問題提出來討論,不但從語言學、心理學的專業知識著手,他還有深厚的生物學知識。最主要的是,他知道一般人對於語言學的問題在哪裡,以四兩撥千金的輕鬆方式,撥開雲霧見青天,把人們帶出牛角尖。這本書在科學普及方面立下了不朽的功勞,無疑地會使讀者開始尊敬這個令人驚奇的自然現象--語言。──《自然》(Nature)科學期刊
極重要、極有力的書。論點根據演化生物學的基本精神:表達得非常優雅,沒有故意貶低對手的看法。《語言本能》會引起爭議,但是平克處理得非常漂亮,他很聰明地建構出他的論點,強有力地提出所有證據,並以流暢的文筆加以表達。讀者可以反對平克的論點,但是無法不感受到那個走過平克心靈經驗的喜悅。──《新科學人》(New Scientist)雜誌
史迪芬‧平克的書是給大腦最好的禮物,每個專門領域的天才專家,都希望自己的文章能寫得像平克一樣--一般大眾都能看懂但又不失其專業性和獨創性;即使是外行人也會深深地被他流暢的文筆所吸引。正統的社會學家和社會生物學家會發現:平克挑戰了他們神聖不可侵犯的教條。像我這種學究(或是其他把gender當做sex的人)會乖乖地領教、洗心革面。就算你不同意平克的論點,還是會為他的聰慧所著迷,無法放下這本書。--道金斯(R. Dawkins),《自私的基因》作者
令人讚賞、充滿風趣,無懈可擊的書。最重要的是,他從來沒有看不起讀者,這本書有個精神:就是基本的人道精神。--《紐約時報書評》
令人放不下手的好書,充滿了實驗的結果、科學的觀察、卓越的洞悉力,以及強有力的說服力。讀者同時也會感受到平克教授的幽默;史迪芬‧平克與密西西比河上的生活作者(馬可吐溫)同屬大師級的人物!──《科學人》(Scientific American)
平克使用語言的能力就是本書最強而有力的賣點,帶給讀者很多新知,但卻絲毫不會沉悶;就像大衛.艾登堡(David Attenborough)介紹動物生態,在不用術語的情況下,把困難的科學概念講得一清二楚,字如行雲流水般流過你的心頭。本書開創了嶄新的領域,所談的幾乎都是正確的概念,而且非常有趣,你應該買一本來看。──倫敦《週日泰晤士報》
跑!不要用走的!趕快到最近的書店去買這本《語言本能》。在這本令人暈眩又有趣的知識性書中,平克帶領讀者進入奇妙的語言世界。他省略了一般語言學者的老八股,直接把你帶到語言學的核心。語言是個本能,在發現語言是個本能的過程上,平克讓你發現了心靈的奧秘。了不起的好書!--葛張尼加(M. Gazzaniga),加大神經科學研究中心主任
平克是目前世界上語言學界最頂尖的學者,他非常技巧地捍衛語言的生物機制這個頗有爭議性的議題;在這個過程上,他提供讀者關於語言本質各個問題的最權威答案。《語言本能》是本了不起,不能沒有的書。--迦納(Howard Gardner),哈佛大學教授
平克過去對認知科學很有貢獻,《語言本能》更是劃時代巨作。假如你以為這是喬姆斯基暢銷書的姊妹作,那你就錯了。這本書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他引用了非常多的發展心理學、認知神經科學,以及演化心理學上的證據來支持他的論點。這是一本極有深度、精彩的書,成功地告訴我們最近人類在習得和應用語言上的新發現,這個人類特殊的能力和科學上的發現一樣令人興奮,一樣卓越。──倫敦《心靈與語言》(Mind and Language)